Top
首页 > 渭南特快 > 渭南新闻 > 正文

未成年人溺亡悲剧为何频发?专业人士剖析六大因素

渭南新闻 华商网-华商报 2017-07-17 10:18:33
[摘要] 溺水死亡事故地点周围尽管有“水深危险,禁止游泳”等警示标志,这边发生溺亡悲剧,公安、消防等救援人员忙着搜救,而附近的游泳者对悲剧视而不见仍无视警示我行我素。

15002548249246800.jpg

  “水上救援其实就是用生命在救援生命,”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队浐灞中队战斗班长王攀是水上救援老队员,提醒救援溺水者千万不能盲目,要有一定专业技能和经验和知识。 华商报记者 程彬 摄


  >>痛点

  溺水死亡事故地点周围尽管有“水深危险,禁止游泳”等警示标志,这边发生溺亡悲剧,公安、消防等救援人员忙着搜救,而附近的游泳者对悲剧视而不见仍无视警示我行我素。

  “这一辈子,我希望在救援打捞那次沣河4个孩子的遗体之后,不再遇到这样的悲剧。”

  ——公安浐灞消防中队战斗班长王攀沉痛地说

  未成年人溺亡事故多发已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,政府职能部门也不断加大力度,采取多种措施防范。学校、家长对中小学生的安全教育也在不断加强。尽管近年来总体事故率呈下降趋势,但事实是,溺亡事故仍时有发生。

  今年入夏以来,西安、咸阳、汉中等地已发生多起溺亡悲剧。

  那么,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溺水事故发生?如何解除溺水事故“魔咒”?难点在哪?有什么有效途径?华商报记者历经十多天实地走访,寻求专业人士给予剖析——

  专业人士剖析:

  主观上六大因素

  无知危险+无视警示+好奇心理+侥幸心理+恐惧心理+技能缺失=溺亡事故

  今年5月份以来,仅在西安城东浐灞生态区的浐河、灞河和湿地公园已有5人溺亡。在户县涝河、周至县渭河、蓝田县汤峪水库、灞桥区鲸鱼沟、长安区的沣峪口等河道或峪口,也发生溺水事故。

  从今年5月至7月上旬,西安市至少已有十多人先后溺亡。

  “我从小在河边长大,水性还算好,后来从事专业水上救援和训练,才知道水里的危险有多么可怕,而这个许多人都不知道!”作为《陕西省消防水上救援手册》副主编之一,公安浐灞消防中队战斗班长王攀说,“其实任何人在水里都会有恐惧感!就连潜水运动员和我们这些水上救援的专业队员也不例外!”

  王攀说,直到自己接受3个多月专业潜水强化训练之后,才明白儿时下河摸鱼和游泳不仅不可取,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。

  “这就叫无知者无畏!”浐灞消防中队副中队长刘津畅说,水里的危险非常人所能想象。今年6月,刘津畅作为全省公安消防防汛抢险救援队的一员,在汉中的汉江接受集训,有一项就是如何应对漩涡。当水性挺好的他游到漩涡附近时,无论如何费力划水,都无力摆脱漩涡的冲击,瞬间有一种无法控制自己的危机感和恐惧感。刘津畅说,根据多年水上救援案例来看,在野外水域游泳发生溺亡的,超过一半以上的溺亡者是会水的。很多人无视附近“水深危险,禁止游泳”等警示标志,侥幸心理是导致溺亡悲剧主观上一个重要因素。

  陕西省心理学会学习与考试心理研究中心主任、青少年教育指导专家李豫成认为,城乡接合部尤其是山区、乡村的青少年溺亡事故相对较多,是因为乡村或山区青少年接触河流、水库、湖泊、池塘等水域机会较多,加上孩子们天性好奇、喜欢亲近探索大自然,喜欢到水边嬉戏、玩耍,大多自认为有水性,存在很大的侥幸心理,但实际上并不知道水的深浅或水下险恶。一旦遇到漩涡、湍流等恶劣环境,又缺乏专业应对水上危机的经验和技能,极易发生溺水危险。

  王攀说,青少年心理素质大多不稳定,意外发生时就会更加紧张慌乱,极易呛水,而一旦呛水,从医学生理角度来说,瞬间会导致大脑神经短暂休克。如果附近有人及时将其救上岸生存几率很大,但是,从实际溺水事故来看,呛水者绝大部分是周围无专业救援人员,呛水者晕倒在深水里导致窒息身亡,酿成悲剧。2016年6月,有4个少年在沣东新城的沣河落水不幸溺亡,他和队友赶到现场救援时,附近水里仍有不少人正在游泳,无视身边悲剧的发生。溺水事故地点周围尽管有“水深危险,禁止游泳”等警示标志,这边发生溺亡悲剧,公安、消防等救援人员忙着搜救,而附近的游泳者对悲剧视而不见仍无视警示我行我素。“这一辈子,我希望在救援打捞那次沣河4个孩子的遗体之后,不再遇到这样的悲剧。”水上救援7个年头的专业人员王攀沉痛地说。

15002548258971021.jpg  按照西安市河长制度落实措施,西安市临潼区水务管理部门和沿渭各个街道办事处等单位,在治理渭河同时采取多种措施,不仅设立各种警示安全标志,同时,加大巡查力度,治理渭河同时,防止溺水事故发生。 供图 临潼区水务局

  临潼“巡河联勤机制”防范溺水

  今年6月6日,临潼区率先在全市探索出一种新机制,由临潼区水务局、公安临潼分局联合推出新的巡河联勤机制,公安临潼分局零口派出所渭河警务室应运而生,水务部门和公安机关联勤联动形成合力。

  临潼区水务局局长张宏伟介绍,今年5月防汛开始,临潼区在渭河沿河河堤醒目位置和河道埋设安全警示牌80多块。6月23日,临潼区防汛抗旱指挥部向全区街办、有关单位下发专门通知,加强水域安全管理,防止溺水事故的发生。与此同时,渭河综治办、临潼区治理渭河办公室、各级河长、警长装备宣传车,重点在渭河沿河乡村、中小学加大巡河力度,减少或避免溺水事故的发生。

  “我们全站一共30多人,即就是全员一天24小时巡查,人力不足。”临潼区治理渭河管理站站长邢少刚说,河长制既落实责任又给共同治理渭河提供人力、物力等方面的援助,而临潼新推出的水务、公安联勤制度,一定程度弥补了河道管理人员人力的不足,提升暑假防范溺水事故工作的力度。

  他山之石

  合力拧紧儿童假期“安全阀”

  甘肃把防溺水宣传教育作为暑期重点工作

  暑假往往是一年中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,也是意外伤害高发的时段。记者从甘肃省教育厅获悉,6月份以来,甘肃就发生了9起学生安全事件,学生暑期安全不容忽视。

  为此,甘肃省教育厅近日紧急下发通知,要求各地各校要把防溺水宣传教育作为暑期重点工作;提高学生安全意识和防溺水自救能力,特别是农村学生、男学生、留守儿童等重点群体;加强与家长的联系,提醒家长增强安全意识和监护意识。

  暑期学生安全事故缘何高发?甘肃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,家庭缺乏有效看护、相关禁令难落实、社会补位意识不足等均是重要原因。面对现状,甘肃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建议,要从加强学生及家长安全意识、提高救援技能及增设儿童活动场所等方面,合力拧紧儿童假期的“安全阀”。

  此外,有教育专家认为,学校及教育行政部门是进行安全教育的主力,必须面向全体学生,将安全教育课程化、常态化,并定期组织测试、评比等,而非满足于零碎的、短期的项目培训、夏令营,要使“安全”真正入脑入心。 据新华社

150025482554133405.jpg  7月7日,两名十几岁男孩正在渭河大桥附近一公园的水塘边捞虾,然而水塘附近并没有家长监护。

  专业人士剖析:

  客观上六大因素

  水下复杂+不明深浅+不明流速+河床漩涡+突发意外+巡防薄弱=溺亡事故

  公安浐灞分局党委书记、局长、浐灞生态区河流总警长元伟东说,灞河水从秦岭流出注入渭河河道要长上百公里,经过这些年治理,灞河水质比较好,清澈见底,表面上流速很平缓,但实际上水下非常凶险,河床下有许多暗流,水面平稳,水下常有漩涡,一旦有人不听禁令下水被卷入漩涡,悲剧就会发生。

  元伟东称,自从浐灞生态区管委会成立以来,加大对浐河和灞河的整治,设立各类警示标志,主要负责管理河道的城管部门加强巡查力度,其他职能部门协助,大大降低了溺水事故的发生。

  而灞桥一位不愿具名的基层干部介绍,上世纪90年代,沿河附近许多村民为了营生,偷偷在灞河河道采砂,导致河床下面形成坑坑洼洼、深浅不一的坑穴,尽管近年来管理部门加大采砂打击力度,但历史遗留下来的坑穴仍然密布在河床地下,河水覆盖后就会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漩涡,加剧水下的危险性。

  刘津畅分析说,河面上下的温差很大,极易发生抽筋等意外。水下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杂物,如河草、渔网,甚至干枯树枝等。刘津畅举例,近日他们在浐灞湿地公园救援一溺水男子。事发时,该男子和同伴在水里捡田螺。其同伴回头发现,刚还在水面上站着一起寻找田螺的该男子突然就没了踪影,遂报警。原来,湿地公园水面平静,但湿地水域地下十分复杂,随时会有断崖式的深渊。该男子捡拾田螺时,刚向前迈了一只脚,就跌下了断崖深水区(水深七八米)不幸溺亡。

  “河道下都会有断崖式的深渊,随时会发生危险。”这个观点王攀用自己救援时亲身经历印证。2014年,王攀和队友赶赴临潼在渭河搜寻一个溺水者时,在河道里边走边戴呼吸器时,刚向前迈出一只脚突然就踩空了,身体瞬间就失去平衡掉进河床断崖式的深渊里。

  除了浐灞消防中队这支最早的水上救援队之外,近几年来,西安也涌现一批水上救援的民间组织,陕西蓝天救援队就是其中一支。根据多年水上救援经验,陕西蓝天救援队队长袁逍剖析说,野外水域水下情况非常复杂,无论是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,都不适合在野外游泳。

  这个观点和公安浐灞分局局长元伟东、公安浐灞消防中队副中队长刘津畅、战斗班长王攀以及其他专家的观点惊人一致。

  袁逍说,救援队以前参加救援时,曾发现水下有石头、采砂留下的坑等情况,贸然下水很容易发生事故,他曾遇到过一起溺水者被树枝刺死在水里的事件。另外,近年来在野外钓鱼的人越来越多,很多鱼钩、鱼线都会被水草钩住,因此钓鱼人多的地方水下一般都会遗留很多鱼钩、鱼线,一旦被鱼钩钩住或被鱼线缠住就很难挣脱。因此,即便是专业救援人员,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不会下水的。对于袁逍这个观点,同为专业救援人员的王攀非常赞同。“我们下水救援,专业救援人员除了潜水专业装备外,还有一个必备的武器,就是匕首。”王攀说,“防止水下突然出现带刺水草、鱼钩、渔网等突发意外。”

  袁逍说,人一旦落水只有4~6分钟黄金救援时间,溺水超过4分钟的人即便救上来也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,超过6分钟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,而救援队因路程等客观因素,肯定不可能在这个时间段里赶到现场,因此水上救援绝大部分都是打捞溺水者的遗体。他还建议,营救落水人员时尽量不要下水,最好使用木棍或用衣服连接起来的绳子将落水人员拉上来。

  袁逍说,就溺水而言,主要发生在城乡接合部或有水域的村庄,而容易出事的孩子主要集中在8岁到15岁,这有家长管教不严或在外务工缺失管教等原因,也有安全教育缺失的原因。

  “频发的溺水事故,尽管引起职能部门重视,坚持巡查或者设立各类警示标志,但是仍然折射出河道、水库等水域防护力量的薄弱。”我省一位熟知河道管理的专家说,尽管目前西安市建立河长制度,根据不同级别主要对河流河道治理,防止乱倾倒垃圾、非法采砂、破坏河堤等,但唯独缺失在暑假溺亡事故高发时期的巡防巡查和考核制度。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华商报记者 程彬 张成龙 卿荣波 采写 摄影 强军


编辑:杨金艳

相关热词搜索:未成年人 悲剧 为何

上一篇:渭南一周|一起命案3尸4命 连孕妇也没放过 到底是为什么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