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首页 > 渭南特快 > 作文 > 正文

那人·那园·那老屋

作文 华商报·今日渭南 2016-09-23 09:22:37
[摘要]又是一年,老屋后园子里的花儿又开了,谢了,留下满园清香。我知道,花儿明年还会开,可那种花人,却已随着花香去了。

  又是一年,老屋后园子里的花儿又开了,谢了,留下满园清香。我知道,花儿明年还会开,可那种花人,却已随着花香去了。

  ——题记

602c3d1a553d24ac9d29c077cabb112d.jpg

  炎热的夏日扰的人心神不宁,唯有老家那一方土地,宁静清凉,使人回归自然。站在门前,我的思绪仿佛回到了从前......

  记得小时候每次回到老家,曾祖母就坐在门头的树阴下早早地等着我们。她得了老年痴呆记不清我们是谁,可手上却勤快地干着编织活。

  曾祖母是村子里最年长的人,德高望重。因我最小,她也格外疼爱。每逢过年,她坐在最中间,我就坐她身边,她总是不断往我碗里夹菜。那时的我不懂谦让,总是毫不客气地吃光,肆意地挥霍着曾祖母对我的爱。

  老屋后,有一方园子。曾祖母是个爱花的人,每年春天,园子里的花个个争相开放,花香满园。那些叫不上名字的花在她的修整下,都美不胜收,倾国倾城。听大人说,这些花都是曾祖父曾祖母年轻时亲手种下的,长了一轮又一轮,那些年,她对这些花儿格外重视,总亲自浇水,修剪,逢人便要炫耀一下。可如今,她腿脚不方便,只能坐在椅子上,看这些花儿开了又谢了。可就在这花儿开放又凋谢时,曾祖母却离开了。弥留之际,她还留下一句话:“今年的花儿特别好看,像我丫头们一样美。”今年夏天我依旧看花儿盛放,可穿梭其中的那人,却已去了远方。

  打我记事起,曾祖母就带着孩子们一同住在老屋,曾祖父离开得早,她与爷爷奶奶住,听爸爸说,小时候,他经常在这样的夏日夜晚爬上屋顶,听耳畔蝉鸣,看漫天的星斗,一览无余。如今生活在城市里,再也看不到璀璨了整个星空的灿烂星辉了。屋子里的老式门窗已经斑驳,家人曾多次要求曾祖母去新房子住,她都不肯,她轻轻地说:“住了一辈子,我走了,谁来照看我的花,老房子住着才舒服,旧东西才实用呢”。

  是啊,曾经伴着公鸡雄壮的啼鸣声,小羊咩咩的欢叫声,农家小院里飘起的袅袅炊烟,交织成的宁静祥和的“田园清晨”早已不在。可锅炉旁,热炕边,园亭外,处处都有她的印记。再也不会有人为我夹菜剥糖,再也不会有人陪我浇花赏月了。花儿老屋依旧,那人却已离去,变了的是环境,不变的却是那份浓厚的情谊。

  在暑假最后的那几日,我听着夏日聒噪的蝉鸣声,闻着满园的花朵清香,伴着微微吹来的习习清风,写下了这篇文章,在曾祖母的坟头告诉她我永远忘不了记忆中的那个她,那个有她的园子和老屋。

  指导老师 樊锦慧



浪去咧.gif


编辑:唐保虎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灯下,我们正年轻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